Monday, September 28, 2015

嘉玛被人摆上台


嘉玛

九一六红杉军召集人嘉玛,恫言于九二六在茨厂街集会,且坦言届时或许会发生骚乱.

以屁眼思考的嘉玛,这次集会不成先被捕.于廿五日晚九时,遭警方援引刑事程序法典第一零五条文逮捕.

除了以屁眼思考,自以为是的嘉玛在脑袋种满草.以为借故恼一恼,希望获得赏赐上位,接着油水滚滚而来.

愚不可及的嘉玛,其实是巫统党争的一颗棋子.首相纳吉认为让红衫军摇旗呐喊,借以缓和陷入四面楚歌的恶劣形势.

局势如棋,一招不慎,满盘皆输.首相纳吉的如意算盘打不响,结果当然是落入党争对手所设下的圈套.正当嘉玛陶醉在其编制的春秋大美梦,中国大使黄惠康始料不及地前往吉隆坡茨厂街潇洒走一回,吉隆坡警方即刻将受传召到安邦再也警区录取口供的嘉玛扣留.

唉,任举国人民和朝野领袖喊破喉咙,祸国殃民的嘉玛仍然不可一世地我行我素!行家一出手,便知有没有.黄惠康一出马,警方漏夜拘拿嘉玛归案,马来西亚丢脸丢到全世界.

得意忘形的嘉玛,下场肯定有如用了即丢的女性卫生棉.

相关贴文
醉颜红谷歌简介
文章作者醉颜红
马哈迪与净选盟
这年头养鸡致富
脑袋种草的枪手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欢迎您提出宝贵意见